德国工业界警告:若失去俄罗斯天然气,德工业将“崩溃”

一家在德国经营玻璃器皿生意400余年的家族企业面临关门危机,“罪魁祸首”是天然气短缺。

海茨玻璃首席执行官海茨(Carletta Heinz)表示, 在天然气长期短缺的情况下,如俄罗斯决定对欧洲国家削减供应,“作为一家企业,我们无法生存,必须完全关闭玻璃熔炉,失去员工。而在一两年后重新开始生产,这将非常困难”。

海森玻璃并不是唯一一家发出警报的德国企业。在3月30日,德国宣布启动天然气应急供应预案中的第一级别,即预警阶段,为俄罗斯停止交付天然气做准备后,德国企业界的担心就加剧了。

德国工业协会(BDI)主席胡斯沃尔姆(Siegfried Russwurm)警告道,如果德国决定对俄罗斯天然气实施禁运,德国经济的支柱——工业将“崩溃”。

化工、钢铁等行业面临困境

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俄罗斯天然气满足了欧洲三分之一的年度能源需求。2021年,欧盟从俄罗斯进口约1550亿立方米天然气。其中德国是欧盟天然气消费份额最大的国家。

以今年一季度为例,德国自俄罗斯进口天然气占该国天然气进口总量40%。其中,工业用气占德国天然气需求三分之一左右,余下为民用等。而在德国4150万户家庭中,有一半使用天然气取暖。

而前述天然气应急供应预案为何令德国企业界如此紧张?

根据德国政府的介绍,德国天然气应急供应预案分为三个级别:预警级别,警报级别和紧急级别。如到了警报级别,德国政府将干预市场,对天然气进行分销,届时,为确保天然气供应,私人家庭、医院、消防部门和警方在内的特定消费群体会受到特别保护。

这也意味着,在出现天然气短缺情况下,德国工业界将被迫削减需求,为关键基础设施和私人家庭保留天然气供应。

目前德国国内的悲观估计是,如走到警报级别这一步,该举措将使德国这个欧洲最大经济体损失数百亿欧元,并可能使德国经济陷入衰退。德国各工会领导人则警告称,数十万个工作岗位将面临风险。“届时,德国经济也有可能进入‘二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危机’。”巴斯夫首席执行官布鲁德米勒(Martin Brudermüller)在31日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如此表示。

代表钢铁和化学制造商等能源密集型德国企业的联合会组织VIK负责人塞弗特(Christian Seyfert)则表示,这场危机“绝对比疫情更严重”。

“疫情对我们的会员企业造成了沉重打击,但部分地,由于来自亚洲的需求,经济很快复苏了。”塞弗特表示,“这次则是更令人担忧的情况。”

尽管许多德国公司已经调整了盈利预测以应对战争导致的能源成本上升,但一些核心行业仍表示,如没有足够天然气供应将无法运营。

以海茨玻璃为例,需要全天候用天然气加热熔炉到1600摄氏度,生产出的高质量玻璃瓶被交付给世界各地的客户,包括为圣罗兰、蒂芙尼和雅诗兰黛等做香水瓶。如果一旦冷却,熔炉中的熔融玻璃会凝固,必须更换设备,成本高达数百万欧元。

规模更大的化工和钢铁行业也面临着类似的困境。据德国化学工业协会(VCI)统计,德国化学部门消耗了全德约15%的天然气供应。

以巴斯夫位于德国西南部路德维希港的工厂为例,这一世界上最大的综合化工厂每年平均使用德国近4%的天然气。

更需要指出的是,虽然用于发电的天然气可以被燃煤发电站取代,但其作为高炉和其他工业过程原材料或燃料的作用并不容易被取代。

巴斯夫表示,如果天然气输送量降至正常水平的50%以下,其德维希港工厂的蒸汽裂解装置,即将碳氢化合物分解成基本化学成分的装置将完全停止,从而危及用于医疗、卫生的物质的供应和食品。

总部位于德国西部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家族化学品制造商科密(Follman Chemie)的负责人福尔曼(Henrik Follmann)表示,天然气供应对于石脑油的生产至关重要。

“我们需要这种原料。”他说,“否则炼油厂会停工,化学工业会停工,整个德国工业也会停工。我向木材和家具行业供应化学品——如果他们不从我这里得到,他们会怎么做?对于依赖化学品的芯片制造行业或汽车制造行业来说也是如此。”

钢铁制造商同样对政府的提议感到震惊。通常如果煤炭供应出现短缺,钢铁厂的高炉都依靠天然气作为备用燃料。

将生产从德国转移“将是最后的手段”

多位分析师认为,针对德国天然气供应的任何削减都不太可能超过50%。而价格飙升的现状,可能会减少民众和企业对天然气的消费。

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最新公布数据显示,与去年同期相比,德国2月进口商品价格上涨26.3%,如排除能源产品,则同比上涨14.7%。需要指出的是,这一数据还是对乌克兰局势出现之前的价格进行的统计。

即便如此,2月德国进口能源价格同比高出129.5%,国内生产能源成本同比增长了68.0%,消费者当月家庭能源和燃料支出同比上涨22.5%。

多位德国企业高管认为,虽然德国工业过去也曾面临能源危机,但这次德国政府似乎没有做好准备。

海茨(Carletta Heinz)的父亲老海茨(Carl-August Heinz) 曾经带领这个家族企业度过了上个世纪70 年代的石油危机。但这位退休的71 岁老人表示,当下的危机“显然是更危险的”。

而将企业生产从德国转移,“将是最后的手段”。海茨表示:“我们国家确实没能找到第二个(天然气)来源。”

德国工业联合会(BDI)首席执行官朗(Joachim Lang)表示,德工业界已经看到了因能源价格高涨或能源禁运而陷入生存困境的危险,已有一些能源密集型企业因为天然气和电力的高成本而被迫减产。

胡斯沃尔姆的话则更重一些。他称,如没有俄罗斯天然气,其影响远超过“经济衰退和失业”。

“我们的工业网络将几乎崩溃。”他表示,目前不可能对潜在损失进行定价,甚至无法给出一个大概的数字来说明普通德国人将付出的成本。

根据德国经济专家委员会最新预测,德国和欧元区的经济发展可能急剧恶化,今年德国经济增长将从4.6%下调至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