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我们的新时代】长剑映日笑脸生

“电缆越来越沉了,防护服里像个蒸笼,呼气、呼气,液压系统声音好大,可是导弹还未成功起竖,我不能在这里倒下……”

恍惚间,侯勇脑子里闪出许多画面,其中就有他第一次踏上训练场的场景。

“你就是侯勇吧,脸怎么这么红。”班长老雷头一眼就发现了他的特点。“报告班长,脸红是天生的。”颤着音回答完提问,侯勇的脸更红了。老雷一下子笑出声来,“人家都叫我‘雷老虎’,希望你将来可以超过我,真正称一回‘大王’。”老雷的话音未落,大家都笑了。

场坪上,侯勇收起思绪,紧贴着车尾转身,“121连接完毕。”响亮的声音透过防护服传来,防毒面具下,侯勇的脸火烧似的红。他用牙齿紧紧咬住下嘴唇,向着下一个点位跑去,到达点位,他看到了那个熟悉的拉链——就是这小小的拉链,曾经让他摔了不少跟头……

“练了这么多天,一个简单的插拔连接还能卡那么久。”见徒弟不争气,老雷有些恼火,头也不回地走出了车库。侯勇尴尬地杵着,刚才明明很用力了,可用来保护连接点的拉链封皮还只是拉开了一半呢。

侯勇还想再尝试尝试,可稍一用力,大拇指和食指上被拉链剌开的口子就生疼。不一会,血又流了出来,这个陕北汉子第一次哭了……

时间与汗水终究不会辜负踏实努力的人。在一次次反复的练习中,侯勇逐渐从青涩走向成熟,直到今天,随时直面战场,随时准备战斗。

左手将拉链熟练地滑下,右手旋转电缆,“进!”侯勇在心底喊了一声,插头应“声”而入,紧接着双手配合,旋转加固。

“122连接完毕!”侯勇冲着车头处喊。

“液压系统立刻开机,号手报告各项参数。”老雷的声音从烟雾中传来,一下子,侯勇感到踏实不少。

“只剩这一套动作了,在液压系统升温完成前以最快速度连接好最后的电缆,这样就能确保指挥车与发射车信息第一时间畅通。”侯勇一咬牙,“我在健身房练了这么多年负重深蹲可不是白练的。”

半蹲,右手发力,最后一捆电缆快速穿过右臂挂在肩头,“好沉!不过离承受力的极限还差得远呢。”侯勇这样想着,脚步却没有迟缓。“到了!到了!一定要注意脚下,不能被绊倒,注意接口方向,等下给战友时他能第一时间握住接头……

“接!”接头稳稳地放在战友手中,侯勇一个下蹲,将电缆拉直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这样战友拉起电缆既省时又省力。感受着电缆被快速拉出带来的摩擦,那种仿佛上战场的快感让他的心也跟着突突直跳……

“你是没看到,四连连长听完导调组通报成绩后的表情,可难看了。”“我都说了,四连哪是我们三连的对手。”“小点声,四连连长没走远呢。”撤出场坪,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老雷在一旁用手肘拐了拐侯勇:“你小子干得不错!”

“你怎么还戴着面具呢,快脱了!”老雷突然发现,侯勇还在全防护状态。

老雷“手起刀落”掀开了侯勇的防毒面具。侯勇头一蒙,却看见导弹冲破层层烟雾直指朝阳,他忍不住笑了起来,在战友们一张张灿烂笑脸的映衬下,他的脸更红了……

文稿来源:火箭兵报

主管| 火箭军政治工作部

主办 | 宣传文化中心

刊期 | 第 5971 期

监制:毛勋正

责编:杨新龙

播音:刘敬一

邮箱:zghjjtg@163.com